也谈“用笔千古不易”
发布时间:2010-02-24
先从“用笔”二字说起。“用”为动词,乃使用之意明矣。“笔"为
名词,即使用之工具毛笔。在书法术语中,“笔”字亦常指毛笔书
写后见诸受体上之迹,即墨迹。如“见笔”“笔力”等词语中
之“笔”字。实则包涵了工具毛笔.可视的笔迹;(且称此两者为硬
件)
及书写成该笔迹的技法和该笔迹客观蕴含的笔意。(此二者且称为
软件)至此,我们知道,当“用笔”二字组成词后,则词义便复杂
了。试分析如下:

1. 使用毛笔。这应该是大多数人最普遍的容易接受的理解。即使用
毛笔这一硬件,包括执笔.运笔.提按.轻重.使转...也包括所选用毛
笔的长短.软硬.大小....概括起来就是使用硬件或硬件的使用。而
使用的方法,古往今来便有许多理论,当然,所围绕之核心主要是
执笔与运笔。由于各人的实践.习惯与各自的体会和认识不同,以致
公婆多多.理论繁杂。成因说来也简单,由于各自所书字体不同,字
径大小迥异,书写条件不同,所使用硬件如笔纸墨等材料的差异,
加之各人的正确或不良的书写习惯(此点尤其重要),我们可以根
据历代书作觉察作者的书写习惯。
所以,单就使用毛笔(硬件)这一点便会有许多不同的观点。所幸
的是,数千年无数探索研究者的不懈努力,会,也必然会产生极少
数有真知灼见的精英人物及其理论。经过历史的检验,赵孟頫无疑
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。

2.毛笔的使用方法。从这一角度理解,除了前面所讲的内容外,又
会增加新的含义。如受体上所显示的笔迹,观赏者凭己之经验可以
感知.判断其用笔方法,即观其然而知其所以然。此时,用笔的含义
又增加了诸如起收.正侧.干湿.润涩.疾迟及中途的速度力度变化等
等。这里我们暂且将笔迹视为一客观图像(硬件),观者通过所视
来理解作者是如何使用毛笔这一硬件的。诚然,在这里我们将笔迹
视为硬件难免牵强尴尬,只是为了方便分析而已。

3.“用笔”还有“用”意与“笔”意。即用者之意与笔迹之意。与
前面两点硬件相对应,我们称“用”意“笔”意为软件部分。大家
知道,再复杂.再功能强大的软件,也是人脑编成的程
序。“用”意,为什么要如此用,意图是什么;“笔”意,笔迹形
成前后的意蕴,用笔时主观何意,用后客观笔迹呈现何意。一般情
况下,主客观是统一的,如傅山言"期于始而能如此者";但由于心手
纸笔主客互有乖合,也常有不统一的。
对书法这一特定艺术,用意.笔意这软件至关重要,中国书法之所以
有如此独特美感和强大的生命力,基础是数千年的华夏文明.书家的
综合素养,其次便是“用笔”之意(软件),再者才是硬件与使用
方法(技)。
    行文至此,“用笔”二字所应涵盖的内核与外延,应该具备
了,可谓广矣。
    数千年来,由主客体.软硬件间派生的变数以及再派生的技法繁
复而无穷。
    下面谈“千古不易”。关键词是“易”。“易”,改.更替之
意。如朝代更替江山易主;房产之过户易主;执照之易名....总
之,虽亦含“变”意,(变化.变革.变迁)在“易”意中,毕竟是
次要和从属地位的。试想,纵观书法史,普遍用于篆隶真行草等书
体的传统用笔,便可供取用不竭,加上书家个体的吸收消化.略加变
通,用笔与其技法便无穷尽。还未曾听说有书家慨叹“用笔与技法
不够其效法取用”者。
    “用笔”之硬件已无所不包罗其极,就如音乐的音阶,我国古
代的五个音阶和西方的十二平均律,便可供永久地创造出千变万化
美妙的音乐;再如电话号码亦同理。此言量及其变,再言技之变:
钢琴.提琴与民族乐器古琴.笛子.二胡等,其指法弓法吹法“易”过
吗?(注意:是“易”非“变”)该有的,传统中都具备啦,只是
会不会用.任何用或灵活用的问题。用笔也同样,浩瀚的传统中,用
笔的硬件及其技法足可供永久取用.变化,无须也无从“易”而重
来。用笔的主客体.软硬件以及之间的常与变,不能视为或成
为“易”。

“千古”是时间的恒久,即永远;“不”,不会.不必.不许!
(“不许”和感叹号是本人所加,想非赵氏本意)提到赵孟頫,我
想到必须认真地研究一下他提此命题“用笔千古不易”的本意。本
人会大家也会问,你所云是赵之所欲云吗?我们一起试图从几方面
分析一下:
    1.我们没理由怀疑赵孟頫在书法方面的天资.见识.综合能力及
技法。也即我们常说的功与性。历史已经证明而无须赘言。除了我
们批评他作品格调略偏媚俗之外,其它关于书法的识见,不应怀
疑。
    2.我们更没理由质疑赵在文学方面.遣词造句方面的功力。
    3.那么,去掉前面两个疑问,只剩下一个,即主人公是把此语
作为书法方面的警语提出,抑或茶余饭后随意说说,是认真的还是
敷衍的无意的?答案无疑是前者。在结体.用笔这两个书法至要问题
上,古人.尤其是赵孟頫不会不负责任地玩笑。
    所以,“用笔千古不易”这一命题是科学的。
    至于有人在“用笔”二字加后缀或改成“笔法”,试想,我们
在某网址上加上前后缀,访问的绝非原网站;也有对原命题作变异
处理的,必将或多或少改换了概念,导致混淆。既然都跟赵的命题
关系密切,就像发热之与甲流,既然疑是,就要确诊...古文一字一
主旨,字字千钧,我们不可轻易改动,相信赵孟頫更是“欲求一字
稳,耐得半宵寒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