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传席论杨彦(摘录)
发布时间:2007-02-13
学中国画,从书法这条路进入传统,是一个捷径。用笔“平、留、圆、重、变”,在书法中练习,然后用之于画,就更地道。......
    杨彦对书法的研究和训练,也是不遗余力的。他学过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、《圣教序》;学过颜真的《麻姑仙坛记》、《 勤礼碑》;柳公权的《神策军碑》、《玄秘塔碑》。然后他投在当代草圣林散之门下,在林的指教下,研习《张迁碑》、《石门烦》、《好大王碑》等等,继之习大小篆,习金冬心的漆书,东晋的抄经,八大山人的法书,王铎。傅山等等,最后他又找到了弘一和良宽。弘一的书法简约,内敛、蕴藉、得朴,气息高古,宁静超逸,把弘一的书法学到手,用之于画就足以去除一切俗气。后来他到了日本,发现日本书法家良宽,始悟弘一的书法可能受了良宽的影响。良宽和弘一的书法虽各有风格,但骨体大体相近,良宽的书法似乎更加自然,于无心无意处更见平淡天真之气和空灵之感。他醉心于良宽,现在的书法大抵从良宽书法变出者为多。